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危机公关 >

「政府危机公关」老板说错一句话,公司没了7

趣店香港交易所后,执行官罗敏接受程苓峰访谈,在《趣店罗敏回应一切》里回应质疑。但结果是“越描越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蠢萌高度实在让身在互联网的各路媒体哭笑不得。



昨天美股开盘后,公司股票暴跌 70 多亿港币,我们找了篇关于老板如何公关失当搞垮公司的旧文,再度分享。



为什么骷髅的公司的业务持续发展得如火如荼,但公关却搞得放火烧连营呢?



公关事件中,之所以事件会越演越烈,最终搞得一地鸡毛,不可收拾,与公司的公关主角相当严重缺位有息息相关的的关系。不少人的高度评价是公关太不专业知识,或者太傻B,最终搞得把整个公司和老板架在火上烤。但是事实上,公关并非想像中的非黑即白的两面性。



在很多人眼里,公关应该像纸牌屋里下木副总统的国防部长道格一样,政治危机事件未发生时,提前未雨绸缪;公关事件或婚外情刚发生就动若脱兔,第一时间响应,调兵遣将,救老板于水火之中。实在是无法挽救或连忙,立即替老板背锅。但是却是这是连续剧,在现实生活的公司里,这不过是极致的意淫。但为什么互联网公司的公关政治危机更加多呢?



无非就是三点:成长太慢、公关太呆,老板太蠢。



思索我国互联网公司的成长速率,即使和互联网创业者的发祥地矽谷比起来,也是胜出很多。按目前为止的市值和估值, 58 同城 70 多亿美金,美团过百亿美金,快手 30 亿美金。在这其中最年长的快手, 2013 年开始推录像版,到今天不过 4 年大约,但是用户数量亿,出名使用者数千万,据称募股也不远处了。在资产的催熟下,更加多的工程项目像个病变的新生儿,长得更加大,速率也减慢。较慢催熟的牛肉没香味,较慢催熟的工程项目也是千疮百孔。



公关作为不能造成必要利润的机构,常常是一个创业项目中,搭建是最功能障碍滞后的。所以现实生活中仅次于的对立是,与日俱增的公司的的业务需求与胚胎发育功能障碍的公关两者之间的协调的关系。在缓解目前为止看来,仍然没有任何缓解伤痕。



而在其中,即使搭建了公关机构,但大多数国外公司的公关水准仍然停留在上世纪。我的朋友、企业家的韦有一次和我吃饭谈到,在加拿大,公关是一件很矮小上的什么事,连加拿大副总统、大控股公司都需要专为请最菁英的民众担任公关或说服高级顾问。



但是在国外呢?绝大多数的公关只会“叫老师,发稿件,送礼物”。老师,老师,发篇稿件吧。老师,端午节了,给你送盒粽子吧。老师老师老师~~~就像是深圳华强北地铁进口那些发票贩子一样,“单据、单据、单据”,公关这个原本聪明而综合型的管理工作,被搞成了一件低能而机器的管理工作。



在很多公司,公关这个工作岗位成了一个框,什么人都能往里面装,好一些的公关现在是做媒体的,不管是电视节目,纸媒,门户网站;而更神秘的,还有做卖出的,张贴的。我熟悉的深圳市一个做人工智能软件的公司,投资到了C轮,公关副总监据说是某知名媒体出来的。之后才知道是深圳市地铁口那种付费的广告单,里头有各种的电子零组件的出价,但名称是叫XX数据报。



赵本山调侃胡宗宪的小品,说我的脑子值 10 块。而于谦的脑子的值500。因为是全新的,基本上没怎么用过。这就是目前为止我国互联网公司公关的脑子现况。在很多事件中,很多原本并不大的什么事,比如快手。正是由于公关的无能和幼稚、刻薄,导致了事件大大的发酵,鲫鱼最终变成了海豚。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不专业知识,工作人员夹杂,一个专业知识的工作岗位混入了太多不专业知识的人。二是公关的从来不和刻薄。



在绝大多数公司,公关是属于最终搭建的非部门。一般的公关都是在公司平稳以后加入,比如快手的曾永生就是 2016 年才加入的。他们显然没有历经过公司的后期的九死一生的艰难困苦,或许从就职第一天开始,就是陪着老板参加各种高峰论坛,和各新闻媒体的名记者谈笑风生。



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种幻想的职权感。在他们看来,全世界就应该是俯视,他们忘了,媒体认同的是你老板,而不是你。所以不管是面对媒体,使用者,都是一副暴发户从来不的言词和口音。他们忘了这家公司即使有上百亿数量,这多数属于后期创始的团队打留下来的江山。但是如果什么事搞砸了,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换一份管理工作而已,但老板呢,默默地的咽下所有的苦果。一切的兜底最终都是老板兜底。比如小蓝自行车。



但是,这些的锅都让公关来背。似乎这不够厚道。在这些政治危机中,老板才是最显然的因素。在我国的很多公司,每次遇到一件什么事,公关遇到事不能做决策者,当场只能背锅侠。



正是由于公关属于非核心的业务和非营业额机构,看来景色无限的公关,只不过很大多数公司都很弱势群体和政治化,不管是面对老板,和协调机构自然资源,会遇到各种难题。也就是说来说,正是因为公关比老板懂载体和广泛传播,所以才会帮助老板和公司来负责此事,但是绝大多数公关只不过没有任何决定权,公关成了纯粹的传声筒和摆设,公关原本需要灵活处理的功能完全塌陷。所有的只想要说服下级和老板,但是公关事件中,仅次于的生产成本就是星期生产成本。错过一天,枸杞大的琐事早已蔓延成了芋头。开头提到的几件什么事皆是如此。



即使在外部,有很多事,也有很多公关触及不到或者要花相当大星期生产成本去改善的。很多老板特别是在是北方的创建者看起来是高尚的乃是低调,只不过就是一味和贪婪。因为这件事不赚钱,不能造成必要利润,所以我们就不想做,或者不想投入经费去做。或者是想呆在自己的舒适度区,不安面对媒体和不少人。但是,当公司遇到政治危机或者被竞品超越时,所有锅会甩给公关。



对内发声,配合的团队,本身就是执行官管理工作的一部分,即使低调如张小龙,也要隔段时间发个声,露个脸。深圳市有家市值数百亿的公司。公关一筹莫展,因为他们很主动,一方面老板觉得服装品牌不够悦耳,要求公关冲刺。一方面自己不想亮相或不想说话。于是公关就变成了一个你画我猜的的游戏。在这两边,最终伤亡仅次于的还是创建者。



我国互联网早已是领先地位,但大多数公关还是在青铜时代。



当暴风雪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有它的法律责任。创业者公司塌陷时,每一个人都逃不掉!本文位址:老板说错一段话,公司没了70亿,都是公关的锅?www://http.iy999.网站/xinwenzixun/17243521575.htm



上一篇:「口碑营销」如何进行网络品牌宣传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网络公关公司、危机公网络公关处理、网络舆情监控-「思源网络」
  • 联系人:
网络公关公司、危机公网络公关处理、网络舆情监控-「思源网络」 联系人: